不如一句陶渊明

李杜 元白 轼辙 军烨 靖苏 诚台 瓶邪 荼岩 赛夏 evak 瑟莱 锤基 贱虫 船铁 福华
全职所有cp 通吃
相爷 胡歌 卷福是本命
喜欢的cp从历史同人二次元到欧美圈横跨古今中外……欢迎勾搭

【双道长】三魂七魄

#一个很简单的,宋岚寻找晓星尘魂魄的故事。

时已入冬,这座山上人迹罕至,相比起别处气温也要更低些。这日天色阴沉,午间便开始落雪,至傍晚,无人踏足的门口和山路上已积起厚厚一层。

宋子琛踩着那新雪上山,扣门后静立于雪中,须臾门开,他俯身行一大礼,遂递上一枚信笺,眉间发上不化的雪随他的动作落下了些许。

门内,她的目光在宋子琛和他身后双剑间来回流转,本该淡然的眼眸里多出些许不忍与悲恸,终是叹息着接了那信道:“进来罢。”

宋子琛俯身再拜,才跨入门内。

来意都在那信笺中写明,宋子琛此番上山拜访抱山散人是请求在晓星尘原来的卧寝内留宿一晚,这里面自然有不得不的理由。

阿箐姑娘的魂魄安养后已送至轮回台转世,而余下的这个,他下意识地抚过胸口,里面的魂魄仍不完整,确切地说,至今为止他只寻到了那人一半的魂魄。

抱山将他带到一间并不陌生的房门前。

“自他离去,此处再没人进入过,若你寻地到他,便带他走吧。”

人有三魂七魄,躯体死后魂魄本该进入六道轮回,而晓星尘当初一意寻死,自刎后几乎魂飞魄散,魏无羡将那琐灵囊交与他时,里面不过微弱的一魂一魄而已,剩下的魂魄散于天地间。宋子琛负霜华,行世路,将挚友生前走过的路一处处寻过去,寻到晓星尘的执念便化解安抚,将残存的灵魂收于囊中。到如今,仍有一魂四魄不知去向,这才来到此处,寄希望于他生前拜入的师门。

宋子琛屏息凝神,推开那扇房门。

屋里摆设丝毫未动,其余世事,寻人变为寻魂,唯有那声道歉仍未说出口。

宋子琛平躺在故人空荡的床上,虽已没有那人用过的被枕,却隐隐还有熟悉的气息。如今的体质本无需睡眠,只是时光于他多得可怕,他合上眼,静静等待魂魄的出现。

宋子琛决心寻他魂魄之后,首先确定的就是城中的那间义庄,那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晓星尘的魂魄十有八九留恋于此。

但离了躯体的魄极易惊散,宋子琛在义庄守了一月有余,也没寻到一点点晓星尘的影子,后来他索性夜夜守在义庄门槛外,不去惊扰,某日夜深,屋子里总算有了动静 。

宋子琛透过门缝向内望,似乎看见了朦朦胧胧的一个影子,又听到一阵乒乓作响,里面静了片刻,传来久违的嗓音:“阿箐……把你吵醒了吗?抱歉,我本想点盏灯……这么晚了,他还未回来。”

宋子琛听了这几句,心下已经了然,这缕魂魄还停留于当年不知道薛洋身份的时间里,屋子里没有阿箐,更等不到薛洋回来,这情景不过是晓星尘的执念一遍遍回放罢了。

屋内又是一阵细碎的声音,灯却没有亮起来。这里的晓星尘不过是虚无的灵魂,自然点不亮那灯。

宋子琛极为小心地推门进去,帮他划亮了灯。一时间,明灭的光晕打在晓星尘半透明的魂魄上,他听到有人靠近,向这边扬起盈盈的笑意,“你回来啦,这是去了哪里,都等你许久了。”

温和的嗓音似在耳畔,又在心口,与魂魄的对话并非真实的声音,哪怕宋子琛无法发声,心中所念对方也能体会。

只是,此时此刻宋子琛哪还想地出一句话?

晓星尘……他的晓星尘……那么个清风明月般的人,为他盲了双眼,又因他一句绝情的话流浪在外,住在这样一间义庄里,他等的人不是他宋子琛,这样暖的话也并非说与他听,这盏灯不是为他留,连这柔和的笑意,宋子琛寻觅多年也没见到的笑,都平白被那恶魔般的少年骗了去!

哪怕宋子琛有着凶尸的体质,胸口竟也无端生出撕心裂肺的疼痛。

“星尘,星尘……”他颤抖地默念他名字。

晓星尘果然听得见他所念所想,脸上一下子褪尽了血色,“子……子琛?”好不容易凑了那两个字见他不答又急忙改口,“……宋道长,是你吗宋道长!”他挣扎着起身,脚步踉跄。

宋子琛连忙上前去扶,也不管他听不听得到,心里来回只念一句对不起,几乎要将一口尖牙咬碎。

而他伸出的手却穿过了晓星尘的身体,眼睁睁看他摔倒在地。

虚无缥缈的魂魄,到底只是幻影,又怎么能扶得起来……

宋子琛在这彻骨的绝望中惊醒,慌忙摸索着贴身而置的锁灵囊,方才种种,既是梦境也是记忆,现在这囊内有一缕魄正是那义庄里的晓星尘,宋子琛将囊内魂魄把脉似的再三检查,这才微微放松下来。

时已三更,到了阴气最浓的时候,宋子琛环视屋内,几案前果然有一个身形渐渐显现出来,宋子琛全身紧绷着,手握为拳,生怕一有所动就惊扰了这缕魂魄。

那身影微微舒展,似乎是做了一个搁下笔的动作,便站起来。

宋子琛看见的,是比记忆里更青涩的脸,这缕魂魄是当年抱山散人门下,尚未下山的晓星尘,他的记忆也停留于此,而那时二人尚未相识。

晓星尘见自己房里无端多出一陌生人,不免讶异,又察觉到他身上阴森鬼气,便猜到他不是常人。

“你是谁?”他这样问,还向宋子琛走近几步,相比之前几缕魂魄,这个最年轻的晓星尘却是最大胆的。

晓星尘已发觉这人立姿极正,眉目俊朗,虽擅入他卧寝,周身却没有一丝杀气, 反倒强压着战栗,晓星尘几乎要以为他怕极了自己。

竟还有这样的邪物?

         

晓星尘笑道:“你这么怕我做什么?我又不会收了你。”

宋子琛太久太久未看见那人这样的笑容了,此时的晓星尘尚未入世,也不知后来那些恨与痛,灵魂当真如清风明月般干净。

“宋岚,字子琛”他许久才回了神报出姓名,又默念道,“我是你……此生至交。你可愿随我下山?”

 

相比之前,此时的晓星尘并不认识宋子琛,要化解执念带他离开师门谈何容易。

“至交……”晓星尘低头想了许久,向他致歉,“对不起,我竟对你毫无印象。”

宋子琛因他这句道歉心如刀绞,三两步上前欲将他搂入怀,手却穿过晓星尘身体,揽到的只有空气。

他又忘了这飘渺的魂魄无法触及!

晓星尘听到他在一遍遍说错不在你,明明无法触碰却固执地将他虚搂在怀。这时候的晓星尘从来没有想象过一个人的悲伤竟可以沉重到这个地步。

“你……你这人……”晓星尘多少有些不知所措,只能配合着虚靠在他怀中,不忍躲开去,“你先别急,下山一事,我也没拒绝啊。”

宋子琛一怔,低头看见他眼里发亮,仿佛落满了星子,知道这缕魂魄的执念已经动摇 ,想来此时的晓星尘已有了下山的打算,只是抱山散人规定弟子下山后不得再回师门,这才犹豫不定,灵魂也在此留恋,徘徊不去。

宋子琛侧身放开他,现在他与晓星尘不过是素未谋面之人,方才的举动太过亲密,遂退开半步,目光也扫向别处,淡淡道:“失礼。”

晓星尘似乎并不觉得有所逾越,虚拍了拍他肩:“无妨,说来也怪,你说是我至交,我没有记忆却深以为然,方才看你眼睛才觉得熟悉。”

话未说完,只看见宋子琛将手抬起又放下,复又抬起,似乎极想接触他,最终却没有动作,只说着:“你随我走,行走世间,我定护你周全,我定不重语相向,我……我……”

晓星尘再次被那浓重的悲痛压地透不过气,无奈道:“你总得让我,先同师尊道别啊……”

宋子琛闻他此言,心神激荡,掩面埋首于他肩肘处,难以自制地泄出支离破碎的嘶哑声调。

“我随你走……以后可不能再回来麻烦师尊了……” 

晓星尘喃喃自语,身形已渐渐淡去,化作极细的一道微光,缓缓落在宋子琛颤抖的手心里。

宋子琛竭力稳住身形立在原地,似是承受着剧烈的苦楚,良久 才收拾了情绪,将掌心的魂魄小心翼翼收入锁灵囊中。

第二日清晨,宋子琛拜谢过抱山散人。

她一如多年前宋子琛将要离去的那个早晨,连眼底的怜惜都不曾改变 :“当年你执意寻他,说若寻不到便寻至死,如今呢?” 

宋子琛用指尖一笔一划写得极慢:“泥销骨蚀方止。”

TBC.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