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一句陶渊明

李杜 元白 轼辙 军烨 靖苏 诚台 瓶邪 荼岩 赛夏 evak 瑟莱 锤基 贱虫 船铁 福华
全职所有cp 通吃
相爷 胡歌 卷福是本命
喜欢的cp从历史同人二次元到欧美圈横跨古今中外……欢迎勾搭

【瑟莱】四月结束时

       四月快结束的时候,莱戈拉斯开始不断回忆起往事。


  与过去的千百年不同,魔怔一般的,他想起密林四月末的阳光,一切被染成温暖的芒果黄;他想起父亲那不变的绝世容颜与最初眼底的一抹温柔,却在转瞬间被冷酷决绝替代;他想起他与父亲之间永远也跨不过去的那条鸿沟,鸿沟里埋着他破碎一地的童年。


  离开的漫长光阴里,莱戈拉斯从未后悔过走出密林,他早已预料到在一成不变的精灵国度,之后上百万上千万的日子要怎样与他的王争执冷战度过。远离那个精灵是必然的,没有人能够忍受瑟兰迪尔的冷酷自私和无情。

  羁旅的日子偶尔会想起父亲,却从未想过回去。那么多的日夜光阴,没有收到来自父亲的任何音讯,哪怕是最简单的挂念问候也不曾有过,这充分证明在父亲眼里,自己的存在也许还比不上一杯。。酒。所以,莱戈拉斯也不会天真地期望自己某天的回归会让瑟兰迪尔兴高采烈。


  如果是人类,父亲会老去,会死亡,而精灵却不会。

  那不可一世的精灵王甚至不会为任何人做出改变,永远不会。

  


  在莱戈拉斯童年的时候,Ada是不同的。那时候的精灵王眼底盛着柔情,他扮演着亦父亦母的角色,水一样包容他的绿叶,裹起幼小精灵的每一个甜甜的微笑,每一声软软糯糯的Ada,每一次晚归偷溜进宫殿的顽皮,每一次成长。

  幼小的绿叶渐渐长大,终于识破了关于nana的一切谎言。

  莱戈拉斯在童年将尽时猜测出父亲的一部分往事,他触摸到了Ada一生中最黑暗的时光。他的Ada在仍然无知的时候失去了父亲,在最深情的时候失去了妻子,离别,战火和王位把他逼到冷酷的绝境,而他选择将生命中最后的柔情全数倾注于他的孩子。莱戈拉斯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对父亲来说意味着什么——他是瑟兰迪尔冗杂的黑暗中唯一的光。

  

  莱戈拉斯总以为父亲会因为自己而改变些什么的,也许一些情感会重新回到父亲身上,如果自己感化了Ada,他是不是就可以放下一些太过沉重黑暗的记忆?他是不是就可以褪去冰冷再一次相信这个世界?那个时候,似懂非懂的小叶子想用一切方式告诉Ada,至少还有他的叶子永远爱他。

  然而很快,莱戈拉斯发现自己错了,他的Ada没有接受他任何的爱意敬意,相反的,瑟兰迪尔在渐渐远离他,保持距离,他那样冰冷地拒绝刚刚开始懂事而想要深爱父亲的孩子,莱戈拉斯从没见过的冷酷无情一点点显露,就像是呵护莱戈拉斯的童年是一个不得不完成的任务,而这个任务已经用完了他所有的温柔一样。更坚固更冰冷的外壳包裹住他,曾经水一般温柔的Ada冻结成冰,把世界连同200年里小心翼翼呵护着的孩子封锁在外。


  Ada心里到底是什么呢?在他还那么需要父亲的年龄突然离开,忽地抛弃不管,那样宠溺他的Ada怎么会忍心亲手在幼小的孩子内心留下伤痕?有时候莱戈拉斯会想,如果父亲不是王,是不是可以领着他走过一生,而不是在抱着他走出童年之后放手,一点影子也不给他留下。


  莱戈拉斯认为自己永远也无法抹平瑟兰迪尔在那个时候对自己的伤痕。他的记忆里曾经有过一个Ada,隐约走在他前面,一手拨开障碍危险,一手牵着他,他依稀知道自己一步一步都踏在Ada踩过的地面,他的一招一式都仿着Ada的动作,他的一呼一吸都是Ada接触过的空气。然而仅仅是有过。随后,Ada遗弃了他,留他一人在幽暗处找不到脚印,找不到庇护,找不到熟悉的气息,找不到关于他的一切一切,只留下了如何生存。

  童年的梦破灭,碎片被自己小心地捡起,抽噎着扔到和父亲之间的鸿沟里埋起来。

  

  瑟兰迪尔给了叶子一个童年,却让他自己走向青年中年。莱戈拉斯突然发现,他需要一个父亲,在他长大后把这一段人生讲给他,因为自从他童年以后身心的一部分仍旧停留在父亲远离的那一刻,当他呼唤Ada而瑟兰迪尔没有答应的时候,喊着Ada的那一部分永远地不长大了。


  瑟兰迪尔决定拒绝他的那天早晨,温柔的Ada离开了,莱格拉斯童年的一部分在同时死去,留在世上的他和他又变成了谁?

  而成年的莱戈拉斯还要在黑暗里摸索着走下去,孤单,彳亍,没有父亲引路。他在一个年少轻狂的梦里离开了家,林地大殿的厚重殿门在他身后关上,瑟兰迪尔说,你会回来的。于是他倔强着不肯回去,不肯低头的赌气,想着盼着Ada像小时候那样来包容他爱他,从没想过自己是不是应该被原谅。莱戈拉斯不愿承认却不得不承认,小孩子的秉性还遗留着不成长,固执的要Ada来安抚来纵容。

  

  莱戈拉斯在某一个瞬间意识到,他所忍受的孤独都是父亲走过的路途,却不及父亲的千万分之一。他的固执煎熬变本加厉地压在父亲身上,所有人都明白瑟兰迪尔坐在那王的宝座上究竟在等什么,只有莱戈拉斯忘记了,或者说,他从未试着去理解,也从没有意识到,瑟兰迪尔对于他,他可以选择留下或者远走,而他对于瑟兰迪尔,父亲只能选择爱他,或者更爱他。


在没有父亲的离家千年里,他最想要的是什么?最需要的是什么?也许仅仅想兰迪尔站在他面前,而他能听见他的呼吸,能看一看那双曾经爱过他又伤过他的眼,能回忆起他是怎样坐在宝座上,千年如一日,严肃庄严。

  莱戈拉斯在童年的时候失去他,又在年少轻狂的时光里把他的记忆丢掉。

  

  四月快要结束了。在离家万里的地方想到这些,有微风拂面,停留在发稍上,不知道是不是从密林的方向吹来的。他抬起头,看到的不再是以往空虚的天空。泪眼朦胧中,他惊觉这样的场景亘古不变:怅惘茫然,彷徨失意——一梦千年啊,Ada。

  

  春天过去的那一天清晨,莱戈拉斯踏上了回去的路。

  风雨兼程的几年归途相比过去的千年时光是多么短暂,却又漫长到牵肠挂肚,如同细细密密的啮咬腐蚀心脏。莱戈拉斯这才明白了等待的滋味是何等难耐,他不可抑制地想象父亲带着王冠端坐在大殿上等待,Ada有没有一刻觉得作为呼风唤雨的王也是这样的无助?他见到自己会笑么?会说什么?会给予一个隔了千年的拥抱么?


  一路上莱戈拉斯无数次想着这些,却在踏进密林的那一刻抛之脑后:您怎样欢迎我回家又有什么关系呢?Ada,曾经,您将世界带到我面前,如今,我在千年后想明白了一切,彻底归来,将世界带回来说给您听。我知道,您将细细倾听我或悲或喜或无聊的经历,即使您还摆着一副不赞同的表情,但我却知道您听得如此用心,正如这一千年间您不来寻我,却端坐于此,用心等我回来一样。


  对于您的等待,请原谅我的后知后觉。

  

  您早已预言我会回来,所以您感受到我的气息了吗,Ada?我也在用心感受您呢,Ada。我在感受您的金发怎样略过春风,我在感受您威严低沉的嗓音,我在感受着您从未说出的誓言,Ada,我曾以为您不愿为任何人改变,您也不曾向我解释,然而您或许并不知道,整个密林,您曾停留过,触碰过的一切一切都在告诉我:我未归来,您不敢改变。

  

  年轻的王子尚未惊动任何人,他像幼时晚归一样轻手轻脚地站在厚重的大门口,想起幼年时无数次成功溜进去。

  

  然而这一次,林地大殿的门被瑟兰迪尔从里面,缓缓地打开了……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