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一句陶渊明

请瓶邪的小伙伴关注 小号@孤舟闲行
此号不再放盗笔相关

李杜 元白 轼辙 军烨 靖苏 诚台 瓶邪 荼岩 赛夏 evak 瑟莱 锤基 贱虫 船铁 福华
全职所有cp 通吃
相爷 胡歌 卷福是本命
喜欢的cp从历史同人二次元到欧美圈横跨古今中外……欢迎勾搭

【李杜】许君年华里,忆我少年时(二)

第二章

十五年后。
洛阳。

李白被“赐金还山”的消息早已人尽皆知,街头巷尾少不了议论,杜甫仰慕李白许久,自然也知道这件事。

“还山”意味着翰林待诏李太白仕途终止,也意味着谪仙诗人从宫墙内回到民间。自二十四岁进士及第之后,杜甫至今仍是一介布衣,李白还山也意味着杜甫这样的仰慕者有了见他一面的机会。

杜甫不止一次想象过李白的相貌,那个传闻之中才气过人,又豪情万里的人,到底有怎样的风骨,才能从笔下溢出那样的诗句,万人传唱,风华无双。

不管是“谁家玉笛暗飞声”的凄婉感慨,还是“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潇洒得意,又或是“日试万言,倚马可待”的狂傲不羁,每句诗每句话里,都有着英姿飒爽,气度不凡的李白,都有着无限风光,繁华壮观的盛世江山。

若说以前的李白是颗明珠,那么现在出长安的李白像是被皇上镀了层金。杜甫决定参加李白的洗尘宴会,心里不无忐忑,那个人,曾是待诏的翰林学士啊,且不说天子接见他都万分隆重,单是他成群的诗酒好友哪个不是比自己有名的?
然而想见他,很想见他,哪怕只是混迹人群里,远远地望上一眼,也算圆了自己的梦吧?

杜甫踏进那鼓乐喧天的“洛阳酒家”的时候怎会想到,接下来杯酒交筹间的惊鸿一瞥,是一次日月相会,将照亮他暗淡无光的整个生命。

今日的洛阳酒家可谓高朋满座,多少仰慕李白的有识之士特地赶来,大多是些大名鼎鼎的诗坛名人。
 

杜甫远远就认定了那个置身于灯火歌舞之中的人,席间皆是名士,但那人确实有着与众不同的气度。

李白一身绛色长衫,衣袂飘拂,踱步潇洒,他笑声爽朗,把酒言欢,在一片劝酒声中豪饮,端的是一派酣畅淋漓飘然欲仙的姿态。

没有人记得向李白引荐杜甫,杜甫也无意加入那过于热闹的觥筹把盏,他默默打量着,忽然意识到看似满面意气的狂人,竟给一种人强颜欢笑的感觉,联系近日里街头巷尾的传闻,不禁想问,李太白这般豪饮,究竟是喜难自已还是借酒浇愁?

李白的豪情一览无余,而放浪之下的萧索也难以忽略,莫非,所谓赐金还山,真是他山穷水尽的无奈之举?

杜甫在人群之后,透过一点点缝隙,看见李白举起酒壶,在一片叫好声中将美酒倾倒入喉,依稀觉着曾见过什么人也是这样喝酒的,细想却记不得那么清楚了。

正绞尽脑汁回忆呢,突然看见李白也正向这边看过来,一眼望进那双眸子,更觉得熟悉,诧异间与之对视片刻,忽见李白眉目间多了些忍俊不禁的笑意,杜甫赶忙低下头,掩饰性的抿一口酒,一时分不清是什么心情。

且说李白应和着无数的客套,他自然是喜欢热闹的,只是近年来大官贵族的宴席见了太多,本就厌烦,更何况此时虽说自愿还山,终究是因为仕途不顺,今日的洗尘宴也如同任务一般,数不尽的虚情假意,李白只能用千杯不停盏的方式掩饰疲惫。

方才几次都感到有人投来目光 ,过了许久了也不见那人过来寒暄交谈,不由得有些好奇,向那个方向望去。

不用刻意寻找,李白就认定了那边素衣的青年就是向自己频投敬慕的人,只是那人先与自己对视良久,几乎走神,又立刻不知所措地低头喝酒掩饰,李白见他这般,不免勾起唇角,脸上假意附和的笑也多了几分真心——见到自己能让人激动成那样么?

不过,那年轻人面容清癯,眉宇间并不是不谙世事的无知,反倒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沉重,也有着超凡脱俗的傲骨。觥筹间李白也留心向周围人打听,不料连问几人都不知情,最后也不知是谁心不在焉的回了句:“那是杜二。”

原来是他,果然不是平庸之辈!

李白会心一笑,拿着酒壶给众人斟起酒来,一路敬到杜甫边上,斜倚在桌边将杜甫的酒杯满上了。

杜甫诧异的抬头,他怎么也没料到李白会注意到自己,连忙站起身来。原以为只是尽宾主之仪,不曾想李白斟满酒,开口却道:“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看着杜甫满脸惊诧而不可置信,缓缓道:“这一杯,我敬那望岳的杜子美。”

杜甫恍如置身梦境,虽说《望岳》确实是自己得意之作,可却未料到李白竟知道这首诗,而且似乎还对此印象颇深,甚至能这样轻松地随口念出来,杜甫再三确定这绝对是他和李白第一次相遇,得此待遇实在令人欣喜若狂。

杜甫接过那酒,狂喜引出的颤抖竟将酒洒出三分,李白笑意更甚,将酒盅连同杜甫的手一道握住,另一手提了酒壶,重新为他斟满,执手相覆,目光相融,他眼眸间是将要溢出的亲切笑意:“子美莫不是已经醉了?”

李白未尝指望他作答,杜甫自然清楚,若回答醉与不醉岂不让人笑话?
指尖仍留有余温,杜甫双手扶杯恭恭敬敬欠身回敬过去:“久问学士盛名,今日共醉,甫三生有幸。”

 说罢饮尽杯中的酒,拱手相谢。二人却仿若旧友,之间来回间杂乱的,翻滚的思绪也随杯中美酒一同咽下。

不说自己醉或不醉,反说与他共醉,这杜子美,当真有意思。

李白仍然笑意盈盈地看着他,杜甫突然意识到,那双一直强颜的眸子里,到底是多了些真挚的笑意罢?李白亦有一丝欣慰,这年轻人沉重的眼睛里,也总算有了一些他这个年纪应有的闪光,能吟出“一览众山小”的杜子美,自当有万丈豪气!

一见如故,不如说是李白遇见了年少的自己,有风发的意气,有过人的才气;胸口是满腔热血,脱口是壮语豪情。

杜甫,是李白的年少伊辰。

TBC.

请忽略李白和杜甫乱糟糟的亲戚关系吧!暴风哭泣!杜甫是大李白三辈爷爷辈这种设定真的接受无能而且没法称呼啊!

评论(9)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