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一句陶渊明

李杜 元白 轼辙 军烨 靖苏 诚台 瓶邪 荼岩 赛夏 evak 瑟莱 锤基 贱虫 船铁 福华
全职所有cp 通吃
相爷 胡歌 卷福是本命
喜欢的cp从历史同人二次元到欧美圈横跨古今中外……欢迎勾搭

【李杜】许君年华里,忆我少年时(九)

第九章 “邀遮相驰逐,遂出城东田”

  

杜甫和高适各牵着马,走出客栈,谈论着接下来的活动。

“说来惭愧,子美在狩猎射术上不在行,今日还得让达夫多多……”

 

杜甫话没说完却突然一怔,他微微抽气,脚下步子都停住了。

“怎么,看到什么神仙让子美都魂不守舍了?”高适前一刻还笑着打趣,等他转头看见了那人,顿时失语。

 

只见李白一身玄色窄袖骑装,黑发用镂空金冠束了,短褂合身得体更显地干脆利落,袖口禄口缀着绛色缎边儿,朱红腰带,黑色短靴,拓木长弓,背上的长剑换成了箭篓,这一派风马银鞍的姿态,与前日的风流倜傥全然不同,更透露着他气宇轩昂,英姿勃发的一面。

 

见到两人,李白扬起粲然的笑。

兴许高适有一点是说对了,此人只应天上有。

 

孟渚地处宋城单夫之间,是一片方圆五十里的沃野大泽,足够某位对此期待已久的谪仙纵情驰骋,呼鹰逐鹿了,看这架势,颇有不扫荡尽兽物不还的气势。

李白一马当先,到了辽阔的野泽哪还顾的上后面两位!杜甫和高适在后边追地气喘吁吁,老远就看见李白拉满了弓,定神瞄准,随后利落地放箭,接着激动不已地策马朝猎物飞驰而去。

拎着射中的野兔朝后面的二位欢呼炫耀。

 

 

杜甫在不远处看着他孩子气的举动,不自觉地笑起来,那个人似乎拥有他所敬佩的一切。

 

“子美?不试试吗?”

杜甫在李白的感染之下也跃跃欲试,虽然杜甫习武机会很少,但经过高适一些指导,倒也煞有其事,可惜的是屡屡落空。

 

“出箭速度过慢,力道不足,近距离的猎物,可以命中,但远程却差了些。”高适试了试杜甫的弓,“不如试试这把。”他递过自己手里的。

 

杜甫单手接过,不料比预想的沉了一倍,少说也有十几斤,虽说单手可以拎动却远没有那么轻松。

挑战的欲望很快占了上风,杜甫将弓平举,拉开弓弦,没想到这一下子用尽全力也没能将弦拉满,他还想再拉,额上已经冒出了汗,肩膀酸疼地只想松手。

 

李白刚绕回这边,见状急忙喊了声:“别松开!”

话音没落就翻身下马,一把抓住杜甫手,“弦回弹力度与拉开时等同,若这样松开,弓弦反弹能把手骨震断,甚至震伤内脏!达夫你怎可把这弓给子美!”

 

“是我要试的...没想到看似轻松,却连弓都拉不开...”杜甫艰难地笑了笑,他快坚持不住了,肩部以下几乎全麻,酸疼不已。

 

李白一手握住那弓,“你慢慢放开。”

另一手附上杜甫的手,小心错开手指,缓缓将力度过度到自己手里。这才慢慢收起了弦。

 

三人都轻舒口气,杜甫活动着手臂,不禁尴尬苦笑,还真是“手无缚鸡之力”呵......

“很疼?怕是拉伤了....想来高达夫近几年隐居在此,打猎砍柴为生,确实需要这样强劲的弓才行,子美大可不必用这样的武器。”

 

也许李白是很细心的人,能观察到可以入诗的事物,也能观察到他的局促忐忑。

杜子美何德何能,结识这样的“谪仙”?

 

三人休息半晌,忽然听闻一声雁鸣,随即见一只孤雁从高处掠过,李白倏然起身,搭弓上马,右肋与腰脊倾前用力,前手低按,其势不慢不慌,高低适宜,轻重正好,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从容自由,一声轻颤,利箭破空而上,只听那雁哀鸣一声,难以维持原来的方向,半边翅膀受了伤,跌跌撞撞朝东北方向坠去。

李白哪肯放弃,纵马追过去,等杜甫高适反应过来翻身上马,李白已经跑出几十丈了。

“太白兄!”

李白哪还顾得上这些?他全力追过去,眼里只剩了那雁,什么也顾不得了。

 

起初高适和杜甫还在后边狂赶,却难以跟上李白的五花马,也不知跑了多久,丛林渐渐密集,道路都不再明显,李白早不知到哪去了。高适气喘吁吁地勒马:“子...子美....停...别追了!”

 

杜甫累的够呛却没有下马:“不追了吗?可是太白兄他....”

 

“诶这么大个人不会走丢的,时间差不多总得回来了,咱在这儿等等。”

 

然而杜甫显得有点儿焦急:“不行,太白兄这性子,指不定什么时候才反应过来呢,我再去看看。达夫你先在此地等我,来回只这一条路,我寻不到回来就是了。”

高适想了想,也没什么不妥,嘱咐几句便让杜甫去了。

 

日影偏西,是时候得回去了,本来打算一早晨的狩猎已经拖到了下午。

子美怎么还不回来?

高适纳闷,随即又猜测大抵是碰着了李白走近道回去了罢。

又等了半晌还不见人,高适只得打道回府。

 

刚进客栈,李白就迎出来:“哈哈哈哈恭喜达夫,今日回来晚了,就剩了两个房间,先到先得,子美可得睡外头了....”

高适来不及搭理这玩笑,他心下一惊:“子美没回来?”

李白往他身后探着:“子美不是和你一同的吗?你和他走散了?”

高适气不打一处来:“甚么叫我和他走散?要不是他执意寻你....”

 

李白不等他说完,转身取了马鞍,焦急万分:“子美没什么可以防身的器物,天色晚了那林子里什么都有,我去寻他!”

 

“哎!太白兄你等等!”

李白已绝尘而去,还不忘喊;“达夫你先在此等我,我寻到就回来!”

 

高适扶额长叹,这一个两个都着德行,他夹在中间好不痛苦!

 

TBC.

注1:本章题目是李白大大自己写的,与我无关!

2:每次描写李白外貌都脑补杜甫一脸“男神太帅闪瞎我眼”的表情23333

3:不知道是不是把杜甫写弱了,但是拉弓的梗还是很正常的,和李白高适比,杜甫就一文弱书生,百来斤的弓不是那么容易拉动的。

4:迷路什么的是杜甫自己说的!!!当然私心支开了高适灯泡,是时候发展发展感情路线了。。。

 

 

评论(27)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