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一句陶渊明

李杜 元白 轼辙 军烨 靖苏 诚台 瓶邪 荼岩 赛夏 evak 瑟莱 锤基 贱虫 船铁 福华
全职所有cp 通吃
相爷 胡歌 卷福是本命
喜欢的cp从历史同人二次元到欧美圈横跨古今中外……欢迎勾搭

【李杜】许君年华里,忆我少年时(十)

失踪人口回归,多谢各位小天使的鼓励,这篇我自己都以为要一直坑下去的文重新开始了,最后一章大改,几乎是全文重写,但是看到各位的赞,又不想删掉,所以修改重发。
2017.2.19再改重发
···································

【第十章】秋猎孟渚夜归置酒单父楼东观妓

事实上,杜甫这边并没有李白所想的那么险恶。不过,虽然不至于性命担忧,却不得不承认,他迷路了。
眼看天色渐晚,担忧的是若到日暮没能回去,等城门关了就麻烦了。

  

实在疲乏,颇有些气馁地坐下来。这时节层林尽染,野林子里更是遍地落叶。在这个杜甫此生最绚烂的秋天,他并没有太多的寂寥之感。

 入目是满山遍野的明黄,是清霜大泽,万里风云,在这样的秋意之中,诗友相会,逐马驰骋,璀璨而炫目。
也不知太白兄寻到那大雁了没?思索至此,不由得觉得有趣,兀自笑起来。

李白看见他时,正是杜甫笑意未褪去的模样。他显然是有些累了,故而坐在开始泛黄的野草和枯叶上,他的马卧在膝边,被抚摸着。
杜甫俯身,贴在马耳边低声说了什么,那马打了个响鼻,他膝上几片残叶打着卷掉下来,杜甫拍了拍它的头,又说了一句话。

这一次李白听得很清楚:"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

李白因为看见的听见的所有东西怔住,他默默地念:"白也……"
随后他明白过来。
很耀眼刺目的光芒闪过视野,一瞬间这个林子突然安静下来,天地唯有这恍然的一句诗有温暖的声音。

大概……不久将会收到一首名为《赠李白》的新诗,他笑着这样想。

不远处灌木动了动,好像有什么东西。杜甫站起来,警惕地搭了弓,正要放箭,突然想到什么,迟疑的出声问道:“太白兄?”
那边树枝窸窣的声音一顿,随即听到熟悉的声音:“子美!”
杜甫拨开茂密的树丛,一手扶着李白跨过来。

“子美,你在这儿藏着做什么呢!可算寻到你了,没受什么伤吧?”

杜甫笑道:“好歹我也是七尺男儿,手里有弓有箭,还怕被猛兽叼走不成?倒是太白兄你......”

只见李白衣摆上沾着泥,身上蹭地斑斑驳驳的,肩上还有落叶,弄得好不狼狈。
杜甫暗自吃笑,下意识伸手去够落在他肩上的残叶。

绰绰的光斑落在地上和身上,渗透进杜甫眉目的笑意里。

真像,李白退开半步,他看着子美,干净澄澈仿佛他就应当存在于这样的阳光里,像极了自己过去岁月里的光芒,但子美又多了些秋风里沁人心脾的凉意,能将人洇得微醺了。

杜甫见他退开,颇有些不自在地收回手,突然发现李白正微垂着头,目光飘忽在空虚的一点,出神的低语像在吟诵诗句:“琼浆渌酒,用玉碗盛了,就像今日……”
杜甫从未见过诗人这样柔和的表情,他下意识地问道:“像今日什么?”

然而李白却从那个微妙的幻境中突然惊醒,与方才兀自退开半步的动作如出一辙,柔和褪去,尖锐的锋芒覆盖他所有表情。他抬起下巴的时候,最熟悉的距离感一下子回到两人之间,李白那么清楚答案,像今日的余晖,像秋风与落木,像绰落的光斑,像光斑落在眼前人的笑意里。

于是,李白的回答快而含糊:“这便见了。”

他回避了杜甫的目光,往回城的方向大步走去。

单父楼东。

丝竹声里,杜甫捧着那金樽清酒,漠然看舞女衣袂飘逸,眸光流转,若灵若仙。他想起李白方才那转瞬即逝的柔和,这便见了什么?

“子美……子美?”杜甫回过神,接过高适递过来的纸稿:“秋猎孟渚夜归,置酒单父楼东……观妓?”
宣纸上飞扬潇洒的分明是李白的字迹,杜甫抬头,却见那人也正看向他,那双眸子颜色偏淡,但目光深沉。

“出舞两美人,飘飘若云仙……留欢不知疲,清晓方来旋?”杜甫将那诗稿递回去,一下子都明白过来,方才太白想说的,大抵就是这些了,若说胡姬美人似玉碗中的玉液琼浆,倒是切合。

丝竹乐声之中,有酒有诗,李白用他随性的笔墨记录着他们相逢的盛宴。杜甫明知道自己是在与谪仙饮胜,交心,他该喜难自已才是,却偏偏总想到太白那难得一见的柔和,现在已经和酒香里鼓乐里诗句里的胡姬美人融合在一起了。

酒盏相碰,李白望向杜甫的浅色眸子里有着些许暖意,但眉目间并没有更多表情,是的,那些不经意冒出过的温存碰碎在把盏之中,那不属于他杜子美,可悲的是他不经意见了谪仙深情缠绵的一面,甚至伸手妄想触碰,随即被防备被推开,扎地满手是血,却不知碰到了什么利器。

乃至多年以后,那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了,杜甫每每回忆这秋猎,都不愿提及之后的宴会,无端而来的失落感太强烈,以至于他完全没意识到起源,他把这些倾慕用敬仰的名义包裹起来。

如今这些敬仰变了些味道,那句"白也诗无敌,飘然思不群"被不动声色地挪到了一张秋日黄昏的山水画上,连带着泼墨画里的那个李白,一齐埋到了记忆最深的地方。

《赠李白》改掉了,或许应该是……"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比较合适。

杜甫不知道他已经逾越。
正如没有人知道,那些被李白极力掩饰在灯火煌煌之下的,沉沉望着杜甫的目光。
 

TBC.

修改的原因是之前写的时候多参考杜甫的诗,突然发现这仨其实打完猎明明还去观妓了,李白很开心的样子还写诗记录美女,奇怪的是杜甫回忆秋猎居然只字不谈观妓这事,要么杜甫不喜欢美女,要么。。。。

评论(35)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