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一句陶渊明

李杜 元白 轼辙 军烨 靖苏 诚台 瓶邪 荼岩 赛夏 evak 瑟莱 锤基 贱虫 船铁 福华
全职所有cp 通吃
相爷 胡歌 卷福是本命
喜欢的cp从历史同人二次元到欧美圈横跨古今中外……欢迎勾搭

罪臣苏哲上表:

【文言文做多了,想到这个梗,背景是萧景琰登基,刚刚得知梅长苏是林殊,于是梅长苏写表上奏陈情请罪,没有战乱牺牲,半文言,有史实错误欢迎指出】

罪臣苏哲上表:
苏某以江湖白衣自称,居于琅琊,苟全性命于乱世。承蒙陛下不弃,拜为客卿,咨臣以当世之事,得以于金陵城中搅弄风云。
今万事昭然于天下,苏某乃赤焰旧党,为平反此案隐匿于江湖,蛰伏于宫闱之中,身为阴诡之士,行阴诡之术,假助陛下夺嫡之名,以报一己之仇。
先是,罪臣与誉王勾结,为之出谋划策,屡次指点誉王夺取功绩,此罪一也。后杨柳心妓馆杀人一案,嫁祸于吏部尚书之子何文新,此罪二也。待至私炮房爆炸一案,私传消息至誉王,使得誉王设计爆炸,死伤百姓无数,此罪三也。后设计挑拨谢卓两家关系,使得谢卓两家家破人亡,此罪四也。听闻悬镜司关押赤焰旧党卫铮,强行劫狱,并嫁祸悬镜司,此罪五也。今赤焰之冤虽雪,然欺瞒圣上,蔑视皇威,罪行累累,臣自知所犯之过罪不容诛,不敢辩白。

昔者林府少帅,世人皆知其雪夜薄甲,逐敌千里,奇兵绝谋,纵横往来有不败威名,昕昕若晨光,昭昭若日耀。而苏某区区谋士,自幽诡地狱而来,面目全非,至阴至寒,乃圣上身后暗影,今陛下将创大梁盛世,自当炳如日昕,韬曜含光,而暗影自当匿迹。

苏某才疏识浅,行阴诡之事难保周全,自知罪孽深重,伤及无辜者不计其数,何尝不愧痛于心?然思及为此者,可助陛下斩除垛垤,开创盛业,以臣罪孽之身换圣上长虹贯日,臣处冰冷绝境亦不以为寒。苏某历经锉骨之痛,今区区怜悯之愧,自疚之寒,实不足以语。

论赤焰旧案,逝者不强求,生者岂能遗忘?七万忠魂屈死梅岭,血海深仇镌刻心魂,十余载日月仓皇,故人夜夜入梦,血污缠身当如何自解?挫骨削皮之痛,怎及此恨分毫?吾心所忠,九死未悔!苏某曾与先帝有言,赤焰翻案后,臣不得见于朝堂之上,今冤恨湔雪,臣身负数罪,岂敢盘桓庙堂之间?

臣将死之人,赤焰昭雪,本该了却执念,奈何而今未及盛世,大梁内忧外患。兵者,国之大事也,今朝中兵制不全,九鞍山誉王兵变一事当引以为戒,陛下应稳固监察体系,加强京城周围换防。民为立国之本,今土地兼并之风盛行,应时时警惕,或加以变革,百姓安居乐业,国家得以昌盛。至于边疆,战事频繁,善用兵者,应避其锐气,击其惰归,实而备之,强而避之。克复定襄,威拭北狄,以振大梁雄风。至于朝中,今新朝初定,储君乃国之根本,人君无私事,望陛下广纳后宫,雨露均沾,泽被天下,以安朝臣。

臣为林殊,此生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臣死而无憾。臣为苏哲,鄙贱之人,有幸见得君临天下,无所遗恨,但求一死。

此生,与陛下君臣相称已自足矣,若来世,苏某自甘远离庙堂,天下之大,江湖之远,何处不得安身?只愿再无血海深仇屡入梦境,再无七万冤魂背负吾身,若有朝一日,岁暮天寒,小炉酒暖,再见故人入梦,再话茫茫岁月,不提往事,不念悲喜,陪君饮千坛。

                                                          

评论(3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