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一句陶渊明

李杜 元白 轼辙 军烨 靖苏 诚台 瓶邪 荼岩 赛夏 evak 瑟莱 锤基 贱虫 船铁 福华
全职所有cp 通吃
相爷 胡歌 卷福是本命
喜欢的cp从历史同人二次元到欧美圈横跨古今中外……欢迎勾搭

【许君年华里,忆我少年时】(十二)

再相见是在兖州。


瑕丘城北约五六里的地方,有一座山,此山名为甑山,说是山也不恰当,在这一马平川的兖州土地上,这个突兀隆起的土丘确实像极了倒扣在平地上的煮饭家伙。


李白为自己的想象忍不住笑了,他顶着正午时分的大太阳,又热又渴,便将酒壶里头的酒水往嘴里倒了大半,这才继续往那煮饭锅似的山走过去。

他本就迟了,大老远便看见了山前亭子里那人。
杜甫带着箬笠,着一件茶色薄裋褐,看见他来,便急急站起来,露出重逢的笑意。

李白听见他隔了老远的一声“太白兄!”
浑杂在一片蝉鸣里。


像是又瘦了,李白这样想,眼前有些发晕。

“子美。”
“许久不见,太白兄……太白兄?”杜甫还未走近就闻到一阵酒味,“你这是喝了多少酒?”


本该是好好叙旧的,李白倒是趁着酒劲,性致挺高,杜甫一时间竟没有了心情,面色也沉下来,“太白兄,入道一事如何了?”


“授封道菉是完成了,却也未有其他造诣。”


“这么说,日日买醉造炉炼丹的事也都是真的了?”


李白不答,他晃了晃那酒壶中剩下的酒液,拔下壶塞,将酒水悉数咽下去,算是作答。

杜甫见他这模样,不免认认真真奉劝:“学道无成也罢,可也不该放浪形骸,沉湎酒药,身体肤发受之父母,怎可这般糟蹋?”

显然,李白是听也不会听的,他扬着不羁的笑:“子美你我久别,莫要这般严肃了,年前,你我诗酒相逢,不是惬意么?人生在世,何不趁这大好年华,痛饮三百杯呢?”

杜甫见他这般模样,分明是得过且过自我放纵的消极态度,不免气极,那早有初稿的话冲口而出:“你痛饮狂歌白白浪费光阴,不就是想让世人看你那飞扬跋扈的样子么?”

李白心中不敢让人看见的,被埋藏最深的地方轻颤着,他突然明白眼前的人早将他的失意他的掩饰看得通透。但那双淡色的眸子却微微眯起来看向杜甫,周身的温度都降下来,仿佛无形之中竖起防御的倒刺。


后者察觉到自己的话触及逆鳞,有些不安又不能平息气愤的模样。


李白哂然笑道:“那么子美呢?自别后瘦削了不少,莫不是斟词酌句吟诗煞费苦心了罢?”

杜甫惊讶地睁大眼睛,却很快低下头去不再看向李白,赧然抿唇。

李白立即明白过来,这又何尝不是触及了子美的逆鳞。


这话是李白一时间口不择言,子美一向力求语不惊人死不休,字字推敲斟酌,与自己豪笔挥墨不同,李白是清楚的,单想起这人认认真真吟诗的样子就颇有触动,又怎会真的拿这个嘲讽他?

只怕子美倒当真了,想到这,李白连忙上前一步,“子美,我……”

却被杜甫打断,听到的却是歉意:“太白兄,方才是我口不择言……”

“我明白。”李白回答地快速,几乎不留他再解释的可能。 
 
杜甫讶异地抬头看他,他眼眸清澈而他华光流转,两者目光相接,无需多言,一时间什么都了然于心,都是无意,说越了界限,不如说彼此太过了解,厚厚的伪装在彼此面前吹弹即破。 
 
李白笑出声来,用力拍了拍杜甫的肩,忍不住将他往自己胸口搂,交换了一个几乎算不得拥抱的拥抱,充其量是肩肘相撞罢了,却连同多日不见的思念,彼此间的理解与默契都融入其中了。 
 
李白噙着笑:“久别重逢,子美,理应写诗!” 
一看这人笑意盈盈的样子,杜甫就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主意,倒是回答地干脆: 

“不写。”


“你不写我写,”他笑得更甚,“丹砂,把纸墨递过来!” 
 

诗仙大笔一挥,见杜甫不看,特地边写边念出声儿来:“饭颗山头……逢杜甫,顶戴笠子……日卓午……”


杜甫气笑了,忍不住看过去,果然见狂放的四个大字—— 
 
戏赠杜甫 
 
“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 
 
搁下笔,又提笔添上落款,自顾自欣赏一番,把未干的纸往杜甫怀里塞,还央着子美也得写一首才行。 
 
杜甫对他孩子气的行为颇为无奈,却只得败下阵来,接过纸笔,就在那纸左边写“赠李白” 
 
“秋来相顾尚飘蓬,未就丹砂愧葛洪。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  
 
“哈哈哈,子美好诗!” 
只见李白待墨迹干了,将那纸对折,又细细裁开。 
 

这般珍视的模样反而让杜甫不好意思了,看着手里写着《戏赠杜甫》的半张纸颇为无奈,想来久别重逢,明明是意气相投,却互赠这般戏言,世上大抵只有太白一人了。


李白明白杜甫所想似的,解释道:“此乃子美肺腑之言,又一语中的,说李太白虚度时日飞扬跋扈,恐怕世间仅有这一人这一书,白自当好好保管。” 
 

李白何尝不知?这哪里是戏言,这分明是子美自叹失意漫游,怜惜太白兴致豪迈却怀才不遇,对他赞叹又替他扼腕,这是二人共同的心声,是对时运不济的诘问。世间确实仅此一人这样写他,也仅此一人这样懂他。


李白这样想着,将《赠李白》那一半细细折起,平塞进贴身的衣襟里。 
 

杜家向来以律诗出名,子美是不擅绝句的,李白很清楚。

而胸口这一纸,怕是子美绝句的开山之作。


TBC,

关于【戏赠杜甫】很多资料都说是在长安,时间也就不能确定了,因为李杜后来根本没在长安见过面,大家解释不清楚就说是伪作,说是在讽刺子美,李白明明写那么清楚他心疼子美瘦了嘛,确实,杜甫在李白这里不是那么重要的人,但李白何至于讽刺他?

另一种说法饭颗山是兖州甑山,甑是古代蒸饭的器具,这个稍微靠谱一些,这个山长得像饭锅所以叫甑山,李白联想到米饭也是很符合,地址在李杜兖州游玩的必经之路上。

这一说法来自樊英明《李白诗中出现的兖州地名考》


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杜甫这首赠李白是他自己记录下来的第一首绝句,或者他以前也写过绝句,但见过李白以后,前面的被他自己统统删掉了——见到你以后的诗,才能算诗。子美实在深情啊啊啊啊脑补两个人小别胜新婚还拌拌嘴实在萌

评论(33)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