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一句陶渊明

李杜 元白 轼辙 军烨 靖苏 诚台 瓶邪 荼岩 赛夏 evak 瑟莱 锤基 贱虫 船铁 福华
全职所有cp 通吃
相爷 胡歌 卷福是本命
喜欢的cp从历史同人二次元到欧美圈横跨古今中外……欢迎勾搭

许君年华里,忆我少年时(十五)

前文走这(十四)

这一晚杜甫睡得极浅,光怪陆离的全是与另一个人在林子里拼命找路又无路可走的梦境,等恍惚睁眼看时,只见皑皑月色自窗口流入,平平铺满了整道房梁,一时困意和梦都忘了个干净,只剩了七分茫然。
再细想时,记忆才逐渐清晰,方知自己这是同李白住在城北范居士的屋子里。
如此辗转反侧了半晌,仍不能入睡,又怕惊扰了李白,索性披衣而起,在屋前石阶上坐下,来来回回想到的就是一句“落月满屋梁”,再往后接了两句,总觉得不甚满意。

本该饮酒的,但杜甫毕竟是客,又怕扰了人,此时倒不方便进屋找酒来喝。正枯坐着,突然一个人拿着酒壶酒盏挨着坐下来。

“四更天起来赏月,子美真是好兴致。”

说着就斟了酒递来。

“太白兄。”
还是把人吵醒了,杜甫心下明白,却也没多说什么,只稍稍往边上挪了挪,总算不至于肩肘都与他撞到一起。

此时自然不是枯坐了,树影月光都成了可下酒的好物,更何况这是坐在诗仙边上推敲诗句,杜甫半当玩笑着请教,李白倒真细细与他说起诗来。

年长的诗人说,写诗得放松些,斟词酌句固然重要,却也不必句句苦吟,诗的本意应为心生,若张口就来,别人读来也会觉得一气呵成,口齿留香。

又道:“你看你那《望岳》,那给我的《赠李白》,可不是都这样来的?”

杜甫一转头,正好陷进他眼里的笑意里。

“所以,我尤其喜欢子美那句一览众山小啊……”

杜甫有微微的恍然,但仍然懵懂,只把目光从李白那里挣扎着逃开。

树影婆娑,一院落的月华都跟着摇动。

李白边倒酒,边吟诗:“天若不爱酒……”
盈盈的笑意不必去看,诗里就清晰。


杜甫出神了,顺口替他接下去,“酒星不在天。”
李白拿起酒来细细地抿,又笑:“地若不爱酒……”
杜甫又接:“地应无酒泉。”

“天地都爱酒……”
“爱酒不愧天。”

李白笑意更甚,问道:“懂了吗?”

杜甫又连忙挣扎着将思绪从李白身上扯出来。
懂……懂什么?

“子美,我这诗你特意背过么?”

杜甫仍跟不上他的思路,只顺着他答,“没……没背过。”

杜甫几乎觉得对方的轻笑连着呼吸都薄薄地喷在颈侧。

“子美,”他听见他轻轻地念这两个字,像念诗。

仿佛置身于眩晕里,大抵是酒意?杜甫这样想,低头却看见手里李白给他倒的那半盏薄酒半盏月光,他分明还未沾过唇。

好像这才觉得实在有点口干舌燥,急急咽下了杯中的酒,再低头想拿那酒壶,却忘了壶还在对方手里,这时指尖和指尖碰在一起,杜甫像被烫到似的,缩回手去。

李白这才觉察出他的异样,心下疑惑,只当子美想诗想得出神,应是有所感悟,于是不忍再打扰他,放下那壶酒,飘似的晃回屋里去了。

子美愣愣地对着杯子里的月光想了许久,纷繁杂乱之中几乎分不清是梦是醒,只有脉搏的跳动如此清晰,连着太阳穴一跳一跳地疼。


到底那句“落月满屋梁”仍然没有接出下文来,杜甫自斟自酌再细想一回与李白论诗的话语,只觉得如雾里看花,又豁然开朗。

——
某天走在路上,满脑子都是太白这几句天地都爱酒的诗,明明没仔细背过却开启单曲循环模式了,所以有了这一小段。
能让人都洗脑的诗啊……不知道子美懂了没有,反正他是被太白撩了。


 

评论(10)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