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一句陶渊明

请瓶邪的小伙伴关注 小号@孤舟闲行
此号不再放盗笔相关

李杜 元白 轼辙 军烨 靖苏 诚台 瓶邪 荼岩 赛夏 evak 瑟莱 锤基 贱虫 船铁 福华
全职所有cp 通吃
相爷 胡歌 卷福是本命
喜欢的cp从历史同人二次元到欧美圈横跨古今中外……欢迎勾搭

许君年华里,忆我少年时(十六)

自太白那日一时兴起,半求半哄废了大半日功夫领着子美寻到了城北范十。主人热情,客人也不推辞,李杜二人就在那半山的野居连续住了几日,屋子前后上下都逛遍了,哪株橘树最鲜甜都能指出来。


“可惜了,那高处的都摘不到……诶我试试能不能往上去,子美你在下头接着啊!”


李白说着就踩了树干突起的节往上攀,人倒是上去了些,只是姿势实在有违“诗仙”的称谓。


杜甫也不知是要他接着那橘子还是要接着那人,只想起先前提起李太白都是小心翼翼仰望的心境,眼下站在树底看他,仰望倒真是仰望,却只剩了十分的忍俊不禁,哪里还有先前的距离感?


李白尽力摘了两个,回头见底下人在笑,愤愤地就将手里的橘子扔下去。
杜甫拾起一个,在手里揉了两回,剥着橘皮道:“啧啧……太白兄,你这上树的功夫竟还不如我。”

“哈……”李白失笑,“看来子美倒对这很擅长?”
杜甫还真讲起总角之年的那些事儿来,反倒连这也像是值得炫耀的长处似的。

一日上树能千回

李白眼前就见像了那小孩儿,梨枣熟了就天天往树上窜的样子,又后知后觉明白过来那片刻不宁的孩童是幼年的杜子美,竟生出几分不能亲眼看见的遗憾。

这大概也算是相见恨晚。

“后皇嘉树,橘徕服兮。”
李白正出神的当儿,忽听杜甫念了这二句,见子美手里还拿着半个橘子,半仰着头,枝叶缝隙处漏下的光碰撞在他鼻骨和额角上。

“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
杜甫觉得阳光照着眼前恍恍惚惚,他仰头看到的树和人全是光影,模糊且不可辨析。

他又记起那天夜里与李白论诗时似梦非梦的情景,那已是几天前的事了,之后都心照不宣地再未提起,杜甫自欺欺人地想将这些乱糟糟的思绪束之高阁,奈何终究是真真实实的一夜。


该停下,杜甫想。

他先感受到一阵心悸由胸口扩开去,随后看见李白望着他,从橘树上,往下望着他。

血气突兀地自心口翻腾起来。
《橘颂》之后的内容,杜甫记得很清晰。

“纷缊宜修,姱而不丑兮”
你气韵芬芳仪度潇洒,是何其脱俗的美质。
……
“独立不迁,岂不可喜兮”
你独立于世坚守本心,岂不令人欣喜?
……
“闭心自慎,不终失过兮”
你坚守清心无愧于君,何曾有罪愆过失?

“秉德无私,参天地兮”
你独立不羁胸无城府,光明磊落,天地可鉴!


杜甫望着李白,一字一句脱口而出,这样强烈的情绪,他三十年来从未有过,需竭力抑制才不至于发出颤音——

“原岁并谢,与……长友兮”

只愿在百卉俱谢的岁寒,长伴于君,不离不弃……

橘诵百来字,杜甫近乎灼热的目光一刻未离。他只觉得生命都随之燃烧,情感真挚而热情,不可逆转,无法压抑。

借屈子之口,他得以说出此生最刻骨的告白。
剩下漫长的唯有等待。
在这样的静默里,方才一时间不受控制沸腾起来的温度逐渐变得可悲可笑。


李白走近了他,注视着他,却久久久久未有言语。而太白这双眼眸里的东西,没有讶异厌恶也没有恍然欣喜,以前子美从没看懂过,到现在才有些明白过来,原来他是早就把自己看透了。

从他还山那次宴会上的敬仰开始,洛阳夜里的抵足而眠到梁宋游的策马同行,后得知他娶妻时怅然不已,又因他一句肯定而欣喜雀跃。杜甫那么谨慎地守着这份丝丝缕缕倾慕的情意,原以为他是不知,原来只是不以为意。


他还是万众瞩目的李太白,他还是卑微无闻的杜子美。



李白似是不忍,喉结滚动欲唤他名。

杜甫急急退开一步,如愿没听见那人喊出声来,心里才有一丝释然升腾起来,这才发觉十指指尖都在发麻,他苦笑着扯了扯嘴角。

多好。

这就是他倾慕的人,他忘我崇拜的人,连告白之后的沉默都暗合他意。

 

TBC.

短小的两章,总觉得对不起小伙伴们.....虽然没弃....但这个速度估计没什么人看了吧orz。。。。恩....我还是遁走吧....

评论(1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