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一句陶渊明

请瓶邪的小伙伴关注 小号@孤舟闲行
此号不再放盗笔相关

李杜 元白 轼辙 军烨 靖苏 诚台 瓶邪 荼岩 赛夏 evak 瑟莱 锤基 贱虫 船铁 福华
全职所有cp 通吃
相爷 胡歌 卷福是本命
喜欢的cp从历史同人二次元到欧美圈横跨古今中外……欢迎勾搭

【许君年华里,忆我少年时】(十七)

李白见他如此,明知该好好交谈一番,却不知从何谈起,那样炽热的目光,才短短一瞬便眼睁睁看着它淡了下去,现下再看,子美那退开的一步仿佛是焚烧殆尽后给他剩下的一片死寂。

李白只能觉着有钝痛从胸膛层层叠叠扩开,几欲张口却动用不了任何言语。

二人正僵持着,边上小道忽传来脚步声,只见一男子头系武缨,腰佩吴越弯刀,牵着一匹银玻白马,活脱脱就是燕赵的侠士模样,大概不曾想到绕过弯竟看见有人,怔了怔,又大步往这边走来,向李杜二人抱了拳。

原本那些旖旎的异样便都散尽了,李白善言,三五言间倒与侠士熟络起来,方知此人自北方来,此行是去长安响应朝廷招募参军。

“侠之小者,惩奸除恶,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侠士如是说。

李白为这两句话,强邀那侠客同饮了几盏薄酒,直到那人告辞离去,也不曾知晓姓名。

独来独往的侠客,或惊世骇俗,或隐姓埋名,除暴安良到从军报国,都是李白向往的特立独行和自由。

“乱世重侠游,纵死侠骨香。”

杜甫听到李白如此说。这一刻,李白身上带着“侠”的沧桑与荒凉,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孤独。

余下半日,李白全扑在了一篇名为《侠客行》的新作上。

原本交错缠绕千头万绪的私人情谊就这样被豪放不羁的侠义之气冲淡。

杜甫先前咏那《橘颂》是情不由己的失控却也是真情实意,他不怕李白知晓,也并不奢求李白的回应。

现在看来,家国,侠义,壮志雄心,哪个不比儿女情长更适合他?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那是足以流传千古的佳句。

那以后的日子照旧过着,李白不疏离,却也不与之交心,把听不出言外之意的无辜装得有模有样,杜甫却了然,他已把这情碾碎了摊开递与他看,这时没有态度,便是最明白不过的态度了。

杀他哪需十步?千里不留行倒是真。

在范十家已留了十几日,也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下山后你要进京?”

李白放下手里的书卷,皱眉问道。

“游玩虚度也够久了……”杜甫笑,“总该做些正经事。”

一口饮尽杯里的酒,李白看着杜甫先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又把他胡乱塞在包裹里的衣物拿出,细细折齐了再替他放回去。

正是离别的意思。

杜甫一度以为太白将说些什么,他们仍同榻而眠,也许还可以促膝长谈一夜。

直到三更,李白仍亮着烛火,捧着那卷书。

杜甫无奈,只得装作已熟睡的样子,却知道他那壶酒早见底了,手里的书分明一页未翻动过。

几乎是真的将睡着了,烛火终于暗下来,被衾掀起一角,知是那人躺下来。

“子美……”

杜甫以为他知道了自己并没入睡,正要睁眼,却觉那人欺身过来,这才知道刚刚那声子美不过是叹息般的自言自语。

装睡装地骑虎难下,杜甫不知他在干什么,又不敢去看,正觉装不下去时,忽觉有气息痒痒地呵在额前,随后,眉角贴上柔软的……杜甫心下骇然,一动不敢再动——是那人吟了多少诗句的唇。

杜甫还未及细想,那触感又轻轻掠过他唇角,于此同时,他隔着薄薄的里衣觉察到那人顶在他腿边的异物。

杜甫只觉得眼底滚烫,被衾下,指甲都死死嵌入皮肉,即使这样也克制不住颤抖,此时脑海里竟只剩了将被发现装睡的无措。

但是并不如他所料,下一刻,那人猛地起开了身,杜甫只能听见他支离破碎的急促呼吸,才反应过来方才颤抖的也不是自己。

凉意自那半边被衾外汹涌而入,紧接着“吱呀”一声,是李白夺门而出。

杜甫得以无声地轻呼出气来,才觉十指用力太久,松开时好一阵酸疼。

许久,那人轻手轻脚进屋再躺下时,身上带了秋夜里满满的寒意。

再未有半分逾越。

第二日醒来,又见李白一脸云淡风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时,杜甫只想撕碎他这带了笑意的假面。

原以为他是无意,却偏撞见了他情动又隐忍的模样……也不知昨夜,他是否觉察他醒着?

杜甫手里还捧着草料,一时出神就愣在原地,惹得那五花马伸着颈子就着他怀里啃。

“子美大清早的,想什么呢这样走神?”范十都察觉出异样了,“昨夜没睡好?”

杜甫手里的草料稀里哗啦撒了满地,那马儿颇为不满地踢着蹄子。

———————————————————————————————

这样失魂落魄的半日,却看李白仍客客气气与范十约了下回再访,又互相劝了几回酒,二人才与范居士饯了别。

回程不会再迷路了,走的还是十几日前携手而来的那路,要迈过的山泉都是同一道。

李白一步跨过去,回身伸手想拉他,见子美低着头,脚下已稳稳迈过来,竟是再不肯握他手。

“子美?”李白收回手,罕见地有些慌乱。

“怎么不走了?”杜甫问道,脸上却没有一分表情。

不过数日光景,竟生疏成这样。

李白连人带马横在那儿,逼着杜甫抬头,才道:“恐怕子美于我有误会。”

“误会?”杜甫扯出笑,语气却淡薄,“太白兄原来不知道么,昨夜……我其实醒着。”

Tbc.
真的木有人觉得太白很纯情吗哈哈哈偷亲自己撩起火了还跑了什么的?难道是我写的不够直白?

评论(15)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