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一句陶渊明

请瓶邪的小伙伴关注 小号@孤舟闲行
此号不再放盗笔相关

李杜 元白 轼辙 军烨 靖苏 诚台 瓶邪 荼岩 赛夏 evak 瑟莱 锤基 贱虫 船铁 福华
全职所有cp 通吃
相爷 胡歌 卷福是本命
喜欢的cp从历史同人二次元到欧美圈横跨古今中外……欢迎勾搭

【许君年华里,忆我少年时】(十九)

自范十住处回来后,李白领着子美,把兖州大小名胜古迹亭台楼阁一处处赏玩过去。

“子美,我们明日……”

李白不知多少次将附近大小池台自脑中一一挑看,却发现真的确实没有任何地方是这几日没有去过了,要不再上一回城楼?

“几日前才去过了。”

“这回不同,我舞剑与你看,又或者,我带上琴,鼓琴与你听…”

“太白兄……”杜甫苦笑着打断他,该是离别的时日了,即使留,又能在东鲁留多久?

“太白要真不舍我,三日后,东石门相别时,赠我一首诗罢。”

李白颓然饮尽了手里的酒,抬头见秋高气爽,一只孤雁正往西南飞去。

“子美……”他半个身子重量都沉沉压在杜甫肩上,许久却没有后文,杜甫侧看时,赫然见他阖了眼,两行清泪正顺着眼角淌下来。

这日李白醉的不省人事,最后被杜甫半背半搀着送回了去。

也不知是真醉还是假醉。

几日后,仍然是无风无雨的好天气。

泗水流经瑕丘城东,此处结石为门,跨于水上。

杜甫从他手里接过薄薄的信封时,才忽然觉得真是要离别了。

诗是看着落笔的,字句间全是那人洒脱明媚的味道。两相无言,默默等字迹干透就叠进信封里,也没封口。

杜甫对叠觉得不妥,又展开抹平,才贴身怀揣了。

李白或许仍以为他子美是年少气盛,错把仰慕当倾慕……但杜甫却不急于此时去纠正他,他们还有往后所有光阴,或下次再见,或下下次……

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

李白不是都这么轻轻巧巧地替问了么?

有几十年呢,总是足够让他明白的。

杜甫这样以为着,向李白笑了笑。

秋波落泗水,海色明徂徕。

这是何其明朗的颜色,大把的阳光泼在身上,笑意里都是鲜活的色调,李白不免出神,他是真的想留住子美这干净的,未入世的样子——一如年华里年少的自己。可男儿大志,当为家为国,济苍生安社稷。如今那宫墙之内满是污秽,李白倒不是担心子美与之同流合污,只是想着,这人若不是被世事逼着成长就好了。

他们在李白自长安还山的洗尘宴上相识,又在杜甫去长安谋官的路上相别。来与去之间,匆匆交错相逢,却有了那么耀眼的两个秋天。

“到此为止,别再喝了。”杜甫见李白那边在喝的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杯,连忙将他劝住,且尽手中杯也不是一醉方休的这套喝法。

“再好的身子也禁不住你这样糟蹋……”杜甫想说些望君保重的话,却只说了一句就没有了后文。

劝不住他的。

要是没有那日两行清泪,恐怕连杜甫都要信了这赠别诗里的明快惬意。而现在,子美比谁都清楚,李白拿洒脱豁达作掩饰,沉湎诗酒,醉后落笔,满纸是虚无的繁华。

世人皆知他的豪情浪漫,只有杜甫看见了背后形销骨立的灵魂。

那分明是无可救药的极度悲观,是穿透千古的绝望孤独。

罢了,杜甫在远行的船甲上回头看,泗水堤岸上站着的人逐渐与之远离。

剩下的,就由我来吧——

后世的苦你不忍写的都由我来写,后世的风雨你不忍见的都由我来吟,太白兄,你只要醉里笑着,就好。

我要后人提起时,都只记得你最潇洒风流的模样。

公元745年秋,杜甫于鲁郡东石门拜别李白,他的船顺泗水而下,驶向风雨欲来的长安。

-----------------------

努力遏制自己不要敲上全文完2333333

恩,本来想写长一点,确定心意了谈个恋爱撒把糖什么的,删删写写很久还是这样处理了最后的一些日子。

好像有点对不起李杜,但又觉得无需细说了。

没完结,离别只是开始。

评论(29)

热度(89)